欢迎光临上海沙众贸易有限公司网站!

巨头争抢教育信息化2.0千亿市场 定制个性化需求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21 15:00

2018年4月,随着《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出台,属于这个行业的新时代开启了。一年来,创业公司跑融资、成熟公司谋上市、上市公司忙并购,资本涌动加速,行业一片欣欣向荣之势。

然而,在产业发展经历了一年的沉淀后,从最初纯粹地火爆追捧,到开始向产品回归,行业目前仍然存在多重阻碍,从业者也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要分食教育信息化的市场蛋糕并非易事。速度与质量,后者正被更多从业者放在教育产业信息化进程的核心位置。

腾讯和阿里近期分别在西南两个城市默契喊话布局教育信息化,变革正悄然而至。

2018年4月,《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发布,彻底开启了教育行业的新一轮转型。从北上广深到四川、西藏、青海,从黑板粉笔到电子屏幕,从书山题海到电子课堂……教育信息化为教育行业带来一场系统性改革的同时,也正孵化出一个规模逾4000亿元的市场。

事实上,教育信息化并非新鲜课题,其已经推行了几十年,只是过去很长时间里应用探索均停留在远程教育、电子课件等独立环节,未形成业务闭环。而教育信息化2.0,就是要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把1.0时代打下的基础真正地用起来。

不容忽视的是,尽管各方资本热情高昂,但眼下还面临市场与需求脱节、准入门槛较低、市场鱼龙混杂、专业人才缺乏等痛点。

抢夺4000亿市场

半年前,《中国青年报》冰点特稿《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引发了关于教育信息化的热烈探讨。该文讲述了200多所贫困地区的中学学生,通过直播与名校成都七中同步上课,最终考上心仪大学的故事。

大众热议的焦点之一在于:教育信息化真能爆发如此大能量?

这是一场正在进行的变革,未到终点谁也不知道答案。无论如何,从决策层的初衷而言,所搭建框架初级目标显然有此考虑,而教育信息化近年来愈发受到顶层重视。

早在2012年,“三通两平台”就被作为“十二五”期间教育信息化建设目标,即教育信息化1.0时代。“三通两平台”指“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

2018年4月,教育部下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要求“到2022年基本实现‘三全两高一大’的发展目标,即教学应用覆盖全体教师、学习应用覆盖全体适龄学生、数字校园建设覆盖全体学校,信息化应用水平和师生信息素养普遍提高,建成‘互联网 教育’大平台”。到了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中,也以一个独立篇章重点强调要注重教育信息化。

除了政策目标,也少不了真金白银。2011年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明确了“各级政府在教育经费中按不低于8%的比例列支教育信息化经费”。

据教育部披露,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6135亿元,照此测算,2018年各级政府在教育信息化领域的经费投入不低于3690.8亿元。据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预测,2018~2023年教育信息化将保持8.9%的复合增速增长,未来5年内就会站上4400亿元高点。

资金、政策倾斜,巨鳄入局就显得顺理成章。今年5月末和6月初,仅仅相隔8天,腾讯和阿里前后脚召开教育峰会,前者宣布在昆明成立腾讯教育,集成六大事业群的20个教育产品;后者在重庆发布未来校园计划,希望钉钉成为未来数智化校园的统一一入口。短兵相接,火药味明显。

“教育信息化行业竞争一直都比较激烈,BAT的入局势必会加快特别是校园入口的竞争白热化。”国内一大型教育信息化公司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火热后的冷静期

事实上,目前教育信息化产业链已基本形成,上游为基础设施端,包括硬件软件提供商等;中游为系统应用端,包括教务管理、互动教学、课件及试题资源等网络教育及管理平台;下游为内容供给端,主要为课程培训、课外辅导等教育培训服务企业。

在资本市场上,也聚集了包括科大讯飞(行情002230,诊股)、全通教育(行情300359,诊股)、天喻信息(行情300205,诊股)等一批上市公司。

对于参与者而言,要分食4000亿市场蛋糕并非易事。“虽然素有‘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的理念,但这个行业经历多年发展后,已经进入了由量到质的转变期,这对业内都是一个挑战。”上述教育信息化公司负责人表示,屏幕设备厂商只卖设备、软件服务商只管代码的草莽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将是一个做加法的时代。

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有类似观点,其表示以后谈及教育信息化的工作成就,不能再以“投了多少钱、装了多少设备等”衡量,而要考虑投入后带来的促进教育公平等重点热点问题的解决效果。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同《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刚发布时的一片欣喜相比,经历一年时间的实际探索,大多数从业者都显得更加冷静。“政策只是指明方向,要怎么做?做得怎么样?这都需要沉下来研究市场需求,把产品做好才是最重要的。”新视家CEO梁军表示。

行业的这些变化在资本市场上也有反应。5月23日,主营教育信息化的鸿合科技(行情002955,诊股)登陆A股,首日上涨44%,第二个交易日冲高至83元/股关口后以下跌4.40%收盘,几个交易日后的6月6日更下跌至57.51元/股,接近其发行价52.41元/股。

有所对比的是,去年《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发布前后,包括天喻信息、全通教育等概念股的短期涨幅都在30%以上。

对于眼下行业的冷静期,梁军表示,“大家都沉下来研究更好的产品、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这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基石。教育是一个长期的事业,它不同于新经济有很大的区别,必须要有坚实的基石才能谈市场空间。”

定制个性化需求

从业者之所以变得更加冷静,也和当前行业存在的几个痛点有关。

“教育信息化是好事,但学校实际运用起来还是比较累。”重庆某高校一位负责行政工作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所在高校每年在教育信息化方面的投入在数百万元,之所以会觉得累,一方面是学校本身缺乏专业人才,另外一方面则是外部团队提供的产品更新速度经常无法与其他平台平行。

有此感触者不在少数。据了解,目前我国大多数学校在应用教育信息化产品上基本还停留在演示型教学为主导的阶段,模式比较单一;同时,学校的具体管理人员也相对缺乏信息化系统应用维护知识,最后出现资金投入与实际应用不匹配、资源浪费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在2017年发布了《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推进职业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将信息技术应用能力纳入教师评聘考核内容,开展以深度融合信息技术为特点的培训,切实促进教与学、教与教、学与学的全面互动,希望解决上述问题。

另一个痛点在于合作对象的甄别。重庆市九龙坡区教委技装中心主任洪竟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此前在教育信息化建设过程中,经常遇到厂商倒闭的情况,令大批教育机构损失很大。

洪竟雄所说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信息化市场的门槛很低。目前行业内不少参与者都是此前做设备的运维公司,这在区县市场特别明显。“专业性的缺失,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大家对教育信息化理解上存在偏差,那么真正要聚焦做教育信息化的公司就要累一些,行业需要他们增加做二次传播的工作。”上述教育信息化公司负责人表示。

此外,目前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建设要求和技术程度等都还没有统一的标准,而每个教育机构对教育信息化的需求也不尽相同。比如,发达地区的学校,教育信息化的应用需求可能是要帮助学生把课堂中的知识点引爆,促进学生独立思考;而偏远地区学校的应用需求则是课件投影便捷化。

在这个市场,输出方的标准化产品并不受欢迎,贴近个性化需求的定制产品才是宠儿。这已成为行业共识,未来的4000亿元市场正等待填充。